杨晨:创业板暴跌迟到 政策暖风下的经济隐忧

作者 菲律宾太阳城 来源 股票资讯 浏览 发布时间 2017年09月12日

  点击进入行情中心

  据《中国证券报》消息,目前国企改革已经再次进入政策密集推动阶段,国企改革总方案已经渐行渐近。中国经济网评论员杨晨在《我财经》节目中表示,国企改革应该配合混合所有制改革一起推进,最近银行业的混改方案正在陆续落地,这种借助民营资本和民营创新能力盘活国有经济活力的方式,可能是未来很重要的一个趋势和方向。至于国有企业改革对目前的牛市影响如何,我认为牛市一定还会延续下去,但今天创业板暴跌是非常必要的,甚至今天这个调整来的有点晚了,如果在此前4000点的位置调整,可能会比现在更健康。

  当市场还处在2015年经济增速创新低、资本市场巨幅震动的阴影中时,2016年开局,各种意外就扑面而来。春节过后,利好新政接踵而至,实体经济层面有金融支持供给侧改革,楼市方面更是连发三政。

  G20峰会刚刚结束,全国“两会”即将开幕。在G20会议上,各国财长和央行行长给市场开出“定心丸”:世界经济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改革将继续,货币政策将延续宽松,财政政策将更为灵活,避免竞争性货币贬值。这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无疑同样是好消息。

  杨晨分析说:“前几次调整都是无功而返,无论是5月28日还是上周几个交易日,都是调完以后马上有资金买入,这反映出新股民对于牛市缺乏了解。但今天的转化和调整非常明显,创业板下跌之后,银行股和国企改革概念股也得到了资金追捧。预计这种行情应该会延续至少十几个交易日,乐观一点可能会延续一两个月,相信国企改革相关概念股、权重股将在整个6月份迎来好的表现。”(中国经济网记者 刘晓琴)

  以下是本条新闻的播报内容:

  【播报】首先,来看财经今榜的头条新闻。

  从“1+N”个方案的首次明确,到“坚持党的领导”和“防止国资流失”两份重磅文件的审议通过,无不透露出国企改革进程正在不断加速。据《中国证券报》消息,目前国企改革已经再次进入了政策密集推动阶段,坚持党的领导和防止国资流失两份文件的审议通过,将有利于保障国企国资改革顺利推进。

  市场人士还指出,在顶层设计方案出台临近和中国中车复牌的双重催化下,国企改革将是驱动6月蓝筹阶段性行情的最大主题。此外,2015年是“十二五”的收官之年,根据“十二五”规划央企数量将减少到30到50家的要求,央企整合在今年必然会加速推动,成为贯穿全年的主题性投资机会。

  【点评】杨晨

  【追问1】现在大盘正站在5000点的关口,不少机构认为牛市行情还远没有结束,国企改革、工业4.0、北斗导航等主题将值得重点布局。那么您觉得牛市还有多远?投资者该注意哪些风险?

  (此前李大霄提出股市的地球顶是4000点,但现在又提出地球顶在5000点,且认为中国股市泡沫在全球之巅。您对此怎么看?)

  【追问2】期待已久的中国中车在今天正式发车,涨停板上的争夺十分激烈,那么您觉得高铁板块会继续风光下去吗?

  相关文章:

  然而,好消息的背后正在上升的风险因素值得警惕。春节后披露的社会融资规模、信贷和物价等统计数据远超市场预期,引发了市场对新一轮刺激和通胀的担忧。从记者采访情况来看,今年全年宏观经济仍会持续下滑,GDP增速可能会降至6.5%左右;尽管1月信贷数据高企,但基本不需担心通胀风险;不过,楼市背后或暗藏着巨大的风险隐患,并可能在下半年暴露出来;去产能面临着更大阻力,不断攀升的金融杠杆率也在积累风险。

  政策暖风吹

  当前,中国经济仍处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的“三期叠加”阶段,经济增速下滑,外贸数据不佳,国际经济复苏缓慢。在这种背景下,市场多认为今年经济将继续下滑。中国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今年经济将继续下行,预计全年GDP增速将降至6.5%。

  开年以来,政府层面通过各种方式向市场传递信号:稳增长仍将被置于重要地位,不会放任经济过快下滑。

  春节过后,管理层就进入了忙碌状态,短时间内各种政策密集出台。2月16日,央行联合八部委共同印发了《关于金融支持工业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的若干意见》,从六个方面提出了一系列支持工业转型升级、降本增效的具体金融政策措施。2月17日,财政部发布《关于财政资金注资政府投资基金支持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

  在楼市方面,政策力度更是空前。年前央行就下发通知,在不限购的城市,首套房首付比例可以最低降至20%;对于二套房贷款,如果首套房贷款未结清的,首付比例可以降为30%;农历春节后,2月17日,央行、住建部、财政部印发《关于完善职工住房公积金账户存款利率形成机制的通知》;2月19日,财政部、国税总局、住建部联合发文,调低个人购买住房的契税税率,尤其侧重对90平方米以下个人住房的调整。

  2015年末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目标,2016年年初中央又提出“供给侧改革”。春节后相继出台的这些金融支持实体政策,被市场解读为“正式拉开了工业领域供给侧改革的序幕”。

  但是,从央行的动作来看,虽然其满足市场资金需求、保证流动性的意图明显,但目前为止,所使用的手段仍然仅限于公开市场操作和下调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而非降准。而且,央行还明确表示,公开市场操作会延续前期的常态化。可以看出,货币政策并未转向“大水漫灌”,仍以维持存量宽松为主,不应期待货币政策进一步大规模放松。

  山东黄金首席分析师蒋舒对记者表示,如果今年一季度、二季度的经济数据下降得严重,估计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上还是会有大幅度放松。毕竟相比于国外市场,中国仍然有较大的宽松空间。

  楼市或暗藏风险

  除了利好政策频出,1月份相继出炉的经济数据也超出市场预期。其中,2月16日公布的社会融资规模和信贷数据尤其引发了市场关注。数据显示,1月社会融资总额3.42万亿元,人民币贷款2.51万亿元,创历史新高,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速反弹至14.0%。

  2.51万亿的新增信贷被称为“天量”,这一数据超过2009年1月1.6万亿的同期最高峰;社会融资3.42万亿也是表内表外全面超增;M2增速反弹至14%,超过了12%的目标。这些数据,尽管有短期因素的作用,但是同比来看,其增长幅度依然惊人。海通证券认为,这或许预示着需求刺激再现,短期内对疲弱的市场是一剂兴奋剂,但也会考验供给侧改革的决心。

  与此同时,1月份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回升至1.8%,考虑到权重调整,按原权重测算的CPI大概为2.1%,食品价格和非食品价格都有上升,通胀出现明显上升势头;生产者价格指数(PPI)降幅也进一步缩窄至-4.8%。

  值得注意的是,外贸数据却在大幅萎缩。海关总署公布的中国外贸数据显示,1月份,我国一般贸易进出口1.08万亿元,下降9%,其中出口6674.8亿元,下降2.7%,进口4131.1亿元,下降17.5%。

  海通证券指出,这反映出内需依旧低迷,而在通胀出现明显上升势头、货币大幅超发的背景下,滞胀风险不容忽视。

  不过根据记者采访情况来看,多数人认为,综合当前经济的总体情况,就今年全年而言,通胀问题并不值得担心。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对记者表示,通胀问题不用考虑,供给端没有明显变化,超增的货币不会给物价带来冲击,主要是流向了楼市。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告诉记者,近期相继出台的多项楼市新政,给楼市带来了三方面的影响:降低购房者成本、实现积极去库存的目标以及改变市场预期。其中力度最大的一项新政是商业贷款首付比例下调到20%,这事实上比降息更有效果。

  专家认为,短期内资本市场的稳定性或会受到冲击,民众持有房产的意愿随政策出台而增大。预计1月份信贷资源中有很大一部分流入了楼市。对于楼市去库存来说虽是好事,但容易透支各类信贷和政策资源。

  “从市场预期来看,今年楼市在上半年可能会比较火热,呈现量价齐升态势。但到了下半年,则可能受制于信贷政策激进扩张,而出现信贷发放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风险。”严跃进说。

  另外,据记者了解,目前正在升温的楼市背后,杠杆也在快速放大,房产中介行业通过“场外配资”实现购房成交金额或已经超过万亿。根据2009年的经验,在上半年信贷天量“放水”后,下半年的信贷规模将明显收缩,随之而来的隐患不可忽视。

  去产能遇阻

  在近期包括楼市新政在内的一系列金融支持实体政策出台后,市场人士认为,尽管政府竭力平衡稳增长和调结构的关系,但很显然政府不会为了淘汰过剩产能而过分牺牲经济增长,这就意味着,年内或难有大规模的市场出清。

  平安证券表示,从目前出台的金融支持实体政策来看,即便是供给侧改革的配套文件,也侧重强调支持性政策而非“淘汰性政策”,整体仍然表现出国家对工业及房地产行业等的呵护态度,表明政府在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同时,仍在竭力平衡稳增长和调结构两大目标,以“稳增长”争取时间来换取“调结构”的空间。

  蒋舒对记者说,去产能的压力正在增大,寄希望于通过人民币贬值和“一带一路”等输出过剩产能的方式并不现实。中国过剩产能体量太庞大,相比之下,外部需求则要小得多。他认为,化解过剩产能最根本的还是要通过兼并重组以及内部消化。

  而在当前的GDP和财政考核制度并无本质改变的情况下,这一点正面临着越来越大的阻力。对于清理那些占据了银行信贷和政府资源的僵尸企业,“中央政府的态度肯定是要大力解决的,银行总部也是希望的,但到分行可能动力就没那么强了,越往下阻力越大。”他说。

  与货币超发、去产能遇阻相对应,我国的金融杠杆率正在上升。据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测算,截至2015年末,中国经济整体债务规模为176.5万亿元,全社会杠杆率为260.8%。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全社会杠杆率出现了大幅上升,2008~2015年间猛增了90.8%。

  国泰君安认为,杠杆率的不断攀升与产能出清遇阻紧密相关。在过去的增长模式下逐渐形成了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和产能过剩的国有企业构成的三大资金黑洞,依靠政府信用背书、财务软约束,加杠杆负债循环,产生大量无效资金需求,不断占用信用资源,对实体经济有效融资需求产生挤出效应,损害资源配置效率,抑制新的增长模式,导致经济下滑。

  [我财经]张捷:国家战略股将带动大盘冲向6000点

  [我财经]张捷:一带一路基建不缺钱 缺保护人民币的制度

  郭田勇告诉记者,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金融杠杆率高企本身的风险不需担心,关键问题还是在于实体经济。实体经济一旦出问题,金融高杠杆率的风险就会爆发。

  蒋舒向记者表示,在当前背景下,要想彻底化解过剩产能的问题,除非这些僵尸企业自身发生严重问题,被迫兼并重组或倒闭。事实上,这种风险已在积累。证券时报记者 方海平

  转载注明:文章均为天赐博彩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tianc.net/gpzx/6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