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权代表 延迟退休因养老金有缺口说法不准确

作者 足球网 来源 教育新闻 浏览 发布时间 2017年08月13日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三大发动机’,无论是制度变革、还是结构优化,抑或是要素升级,其核心都是创新,创新解决的是经济发展动力问题,这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灵魂所在。”全国人大代表、福建省委书记尤权说。

  福建传统产业比重较大,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难点是产业转型升级。尤权说,调研发现,福建企业呈现出“几家欢乐几家愁”的现象,大部分发展比较好的企业,都是比较早、主动地根据市场需求变化,加快实施了产业转型升级;反之,那些跟不上市场需求变化、缺乏创新能力的企业,就会遇到比较大的困难,甚至面临被淘汰的危险。

乌日图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

  一双看起来不起眼的运动鞋,鞋面采用的却是3D打印技术,鞋面看不到任何胶水粘合、针车缝合痕迹,一次成型,节能环保,这样的“创新鞋”正是福建莆田华峰纺织新材料公司赢得市场竞争的底气所在。每年投入科研资金超亿元,在全球拥有超过120人的设计与开发团队,拥有国内外专利50多项,通过创新带动工艺和技术不断升级,华峰成为国内唯一一家同时获得世界前三大著名鞋类运动品牌认证的面料供应商,目前产品订单已排到2017年以后。

  华峰是福建一些企业通过创新实现转型升级,强化供给侧改革的一个生动事例。尤权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理念为我们解决经济新常态下发展中存在的突出矛盾和问题指明了方向,要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扩大有效和高端供给,实现由低水平供需平衡向高水平的供需平衡的跃升;通过改革使供给适应市场需求的变化,提高供给的质量,关键靠创新。”

  尤权说,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关键是要通过破除各种制度性瓶颈、体制机制和政策障碍,走出更多依靠科技、人才为支撑的创新发展新路。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14次提到了“养老”这个关键词,并且对医改开出了具体“药方”——破除以药养医、提高医保补助、保障村医待遇。“两会”期间,养老金、医保基金的安全问题引发广泛关注,多位代表、委员发言谈及,应该重视这“两金”的安全。

  昨日下午,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乌日图。就社会关切养老、医疗问题,乌日图表示:我们的养老金、医保基金是安全的。

  【养老金缺口】

  养老金确保发放没有问题

  新京报:3月9日,李克强总理参加黑龙江代表团审议,黑龙江省长陆昊在发言中提出,当地养老金赡养比达到了1.42:1。虽然今年发放养老金没有问题,但明年、后年可能会出现困难。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

  乌日图:这个应该是局部现象,像东北的养老金出现缺口,这源于当地是老工业基地,产业工人比较多,当地的人口结构偏老龄化,交钱的人少,而享受的人多,就有可能造成资金缺口。黑龙江同时还是做实个人账户的试点省份之一,为了“做实”个人账户,也就是为了解决“空账”(个人账户资金被统筹调剂使用)问题,还有一部分资金要留作积累。这也加剧了养老基金的收支困难。

  新京报:现在一些省份出现养老金收支不平衡,这造成很多群众担心,会不会真的有一天,我们的养老金运转不下去了?

  乌日图:正常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为什么?养老金的缺口,多数是按照要做实个人账户算出来的。如果坚持要做实个人账户,实践证明,必然会出现亏空。为什么现在人社部说没有风险?它的基础是建立在当期资金收支上,也就是当期资金收是大于支的,确保发放没有问题。

  【延迟退休】

  退休延迟基于人的寿命延长

  新京报:老龄化是否对养老金收支有很大影响?

  乌日图:那是有影响的。但老龄化带来的最大问题,我觉得不是养老金这块,而是社会在满足庞大的老年人群体的生活需要上面临很大压力。

  新京报:最近,延迟退休的话题很热,这是不是为了解决养老金缺口推出的新政策?

  乌日图:延迟退休主要是基于现代人的健康状态。这30年我们的平均寿命,就提高了大概将近有10岁左右。过去一说60岁的人,那已经说是老人。但是现在60岁的人,还属于工作精力很旺盛的阶段,身体非常健康,有能力继续工作。

  如果说这主要是为了解决养老金的收支平衡,这个理解不准确,而且靠这个也解决不了多少养老金存在的问题。

  【社保基金安全】

  结余基金存银行是“不负责任”

  新京报:如何解决收支平衡的问题?

  乌日图:我们已经步入了全民保障,不可能像以前那样,靠传统的提高参保率扩面征缴来保证基金收入、维持收支平衡了。因为,绝大多数人都已经进来了。首先,要继续保证财政的投入。要保证好养老这块最重要的民生,财政支出要保证。另外,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把现有的社保资金的效益发挥好。

  新京报:如何发挥好现有的社保资金?

  乌日图:提高社会保险基金的统筹层次是很重要的一点。目前,有的地方不够,有的地方还结余,但结余的地方资金,就“沉睡”在那儿,没有发挥它应有的作用。所以我常讲,增量上,财政支出要有保证;存量上,要发挥存量资金的最大效益。

  新京报:还有别的办法吗?

  乌日图:结余基金要实行保值、增值。我们现在,对社会保障资金,还没有一个有效的增值手段和政策。现在钱只能存在银行,这实际上,也是对参保人不负责任。

  另外,有限的资金,一定要用在那些基本保障上,要多雪中送炭,少锦上添花。中央也有这样的要求,就是要保基本,要政府不只兜底,还要雪中送炭,这几个关键词我觉得非常重要。

  【医保改革】

  “异地看病难”解决尚待时日

  新京报:如何解决看不起病、因病致贫?

  乌日图:我认为现在的大病保障问题上,全社会还没有形成一种共识。在体制政策上,现在还有待完善。大病保障应该是医疗保险的核心问题。但是,近年来我们的基本医疗保险,比较多地关注了一般性疾病,把恰恰是最应该政府承担责任的基本保障,排斥在了基本医保之外。

  一般的头疼脑热,不能算风险。作为医疗保险,最应该保的,就是大病。而我们现在有一种想法,想把这些大病,交由商业保险去干,我觉得这个路子是不对的。你看美国,作为公认的最市场化的社会保障体系,但是它的医疗保险要管两种人,老人和穷人。为什么要管老人、穷人?就是管这些人的大病。我们现在把这块推出去,诸如头疼脑热的报销比例不断提高,这个没有意义。

  新京报:那你觉得我们现在的医保基金安全吗?

  乌日图:医疗保障基金是安全的,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现在统筹层次太低,现在很多地方,比如说新农合,全国90%以上还是以县为单位,这就会出现相邻的县之间、不同省份的县之间待遇差距很大。这造成医保基金的使用效率低,管理成本大,然后各地之间的医疗待遇水平上,差距也大。

  新京报:为什么要提高统筹层次?

  乌日图:提高统筹层次,才是从根本上解决异地就医。现在解决异地就医,都是用一些非常规的办法,管理成本很高。

  比如说,我是北京人,到海南旅游去了,结果在那儿病了,我要在那儿看病,那因为你不是在我这儿投保的,我海南人筹的钱,怎么能给你北京人看呢?所以你先垫钱,回北京后去报销。

  欧洲已经解决了这样的问题,一张医疗卡,走到各个国家都能用,资金在全欧洲范围统筹调节使用,它就不存在异地看病难的问题。我们如果也能实现全国一张卡,异地看病难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新京报:什么时候能够实现呢?

  乌日图:原计划是“十二五”末,基础养老金要实现全国统筹,今年是最后一年。今年有望提出方案,提出方案再开始实施。提高医疗保险统筹层次,现在还无具体时间表。

  声音

  我认为现在的大病保障问题上,全社会还没有形成一种共识。在体制政策上,现在还有待完善。大病保障应该是医疗保险的核心问题。但是,近年来我们的基本医疗保险,比较多地关注了一般性疾病,把恰恰是最应该政府承担责任的基本保障,排斥在了基本医保之外。 ——乌日图

  尤权表示,要强化企业在创新中的主体作用。福建的民营经济发达,目前89.5%的研发投入由企业完成。要为企业和一切创新主体营造一个好的创新环境,创新是“放”出来的,不是“管”出来的,要明确政府的权力边界,在行政干预上多做“减法”,进一步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记者郑良 涂洪长)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谷岳飞

内容搜集整理于澳门金沙http://www.dlrcw.net/,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转载注明:文章均为天赐博彩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tianc.net/jyxw/66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