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民宿老板追问实施时间

作者 足球直播网站 来源 旅游 浏览 发布时间 2017年08月05日

  本报特约评论员刘雪松

  薄的是红包,厚的是亲情。春节红包从变异的功利,回归到压岁的亲情圈子,表面上看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简单化了,实质上是社会关系去污存净了。

  房间里灯光柔和、枕被舒适,窗外绿树掩映、空气清新,隔壁有会议室,不远处的餐厅提供当地特色菜……个性温馨的民宿,成为近些年来不少人旅游休闲的首选住宿地。一些热门的民宿常常要提前十天半个月预订。

  不过,这样的情况说不定会普遍起来。因为利好来了!日前,省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浙江省旅游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明确鼓励全省各地发展农家乐和民宿,并将其纳入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的会务等采购范围。

  有一种倒退叫进步。春节回归家人与亲人之间的实体红包,便是如此。

  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羊年春节,发红包的圈子小了,红包薄了,亲情浓了。许多领导干部对于这种红包的回归现象欣然接受,而人们也从节日人情往来中解放出来倍感轻松。

  中国人过年是少不了红包的,作为长辈亲人给孩子的压岁钱,后来被人念歪了经,沦为权力与利益之间“一年之计在于春”的一种特殊勾兑形式,不知伤害了多少公正与公平。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之后,很多领导干部对于这场“急刹车”,有的表示不习惯,仿佛有一种“人还在,茶已凉”的失落感;有的习惯动作改不了,结果因为侥幸心理没收手而被捉进了“笼子”。

  要说领导干部们羊年春节的手都干净了,这话谁都不相信。但今年春节往来于权力与利益之间的实体红包,肯定比前些年的任何一年都要少。一来,许多领导干部应该意识到中央反腐制度监督的雷声,与民众监督的雨点,都没有小下来的意思,因而摸清了党纪与国法的底线。二来,当“不敢腐”已经成为基本的共识,领导干部之间少了攀比与心理不平衡,已经将不收受红包视作官场常态,因而少了些不甘寂寞和手痒。而那些从红包负担中解脱出来的人们,因为对中央反腐决心的信任感增强,也对自己的利益诉求方式多了一些自信。

  春节红包从变异的功利,回归到压岁的亲情圈子,表面上看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简单化了,实质上是社会关系去污存净了。在这个传统的节日里,权力少了幻想,民众少了负担。利益少了勾兑,社会多了公平。这种回归,是清明政治发给中国社会无与伦比的一只大红包。在这样的春节里,民众不再羡慕权力能够中饱私囊乃至莫名其妙暴富,不再担心通过红包进行的利益勾兑侵占了自己的利益,而在孝敬父辈、取悦孩子时,那种轻快心情也不必再蒙受利益计较的纠缠。

  红包回归一小步,社会向前一大步。在浓浓的亲情红包中,人们传递的是压岁的旧俗,尝到的却是时代的新风。这种传统的礼俗,因为不再附着私利与欲望而呈现出传统的洁净感,也因为少了权力的掺和而传承着真正意义上的礼仪与吉祥。当孩子们从长辈手中接过象征亲情与关爱的压岁红包时,他们也会因为大人们眉宇间消散的愁云,而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简单关系的轻松,而对未来之路多了一份信心。

  民宿的好日子来了!

  纳入政府会务采购

  杭州民宿有望快速发展

  在《条例》第三章第十九条:县级以上政府应加强对乡村旅游的规划引导,鼓励建设具有乡村特点、民族特色、历史记忆的特色村落,鼓励城乡居民利用自有住宅或其他条件兴办民宿和农家乐。

  同时,第二十一条规定: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的交通、食宿、会务等活动和工会组织的职工疗养休养活动,可通过政府采购、购买服务等方式委托符合条件的旅行社、民宿、农家乐等旅游经营者提供服务。看,民宿榜上有名了。

  据了解,近年来,我省民宿发展迅速。打开百度地图搜索,众多民宿便扑进眼帘:杭州111家,嘉兴多达521家,温州79家,舟山75家……当然,这个数据并不完全。据杭州市旅委统计,杭州已有民宿床位5万多张,民宿农庄点300多个,对民宿装修改造投入了30多亿元,从业人员2万多人。而未来3年,杭州将改造1500幢农村民宿户、打造150个市级农村现代民宿示范点,建设一批国内一流的高标准农村现代民宿群。到2017年,杭州较高档次民宿床位达2万张,年营收超过13亿元。

  利用空闲工作日接会务

  民宿老板追问实施时间

  听说民宿纳入政府会务采购,丽水“画中游”民宿老板陈金仁非常高兴。“这对民宿业是件大好事啊。”他追着钱江晚报记者问,“什么时候实施?凭我们现有的条件,应该可以参与竞标,承接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小型的会务、住宿和职工休养等业务。”

  去年8月,陈金仁在丽水莲都古堰画乡开了一家民宿,有8个房间,可安排30人左右的住宿,一年多接待了5000多名游客。“我们的民宿就在瓯江边上,环境很好。喝茶人均四五十元足够,吃饭500~800元一桌都有。”陈金仁告诉记者,“我们民宿双休日都排得满满的,但周一到周五的工作日基本上没生意。如果能纳入政府采购,错开高峰做一些会务,那是更好了。更何况,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的食宿、会务等活动和工会组织的职工疗养休养活动都包括进去了,那蛋糕就大了。即使我一家民宿吃不下一个大项目,我们古堰画乡旅游协会民宿老板一起做,50多家民宿,够开一次中型以上会议了。”

  凭空多了家民宿这个竞争者,那些常年以接待政府会务的饭店宾馆怎么看呢?钱江晚报采访了杭州之江饭店。饭店总经办人士告诉钱江晚报记者,其实政府会务市场竞争已非常充分了,多数会务大单都是进入政府采购网进行竞标,行政指定的会务越来越少。“2013年之前,政府会务在我们营收中占比很大,现在降到一半了。与民宿相比,我们优势也是很大的,能承接配备全省首屈一指的会议服务设施和后续支援服务,可以同时容纳千余人住宿就餐、开会、办展。当然,竞争激烈,也会促进我们把服务做得更好。”该人士自信地说。

  有吃有住能开会

  民宿受到扶持

  “民宿是农家乐的升级版产品。”省旅游局政策法规处处长李伟钢告诉钱江晚报记者,发展民宿,可以带动乡村旅游的发展,同时让当地城乡居民增收致富。近两年来社会资本的进入,加上与当地文化风俗的结合,使民宿魅力大增。此外,大部分民宿都是利用现有的资源改造的,有利于当地的环境保护。

  薄的是红包,厚的是亲情。因为净了,所以近了。因为轻了,所以亲了。这是新春佳节里实体红包圈回归亲情圈,所带给亲人之间最直观的感受。而它带给社会的,却是人们对于公正公平、对于政治清明的信心。

  让实体红包越来越亲,必须让实际权力越来越净。羊年已有进步,反腐还须努力。

  这一次,为何会将民宿纳入政府会务采购范围呢?李伟钢解释:“首先,与侧重餐饮的农家乐不同,民宿侧重住宿,当然也有餐饮和会议的接待能力。其次,政府工作人员出差下乡考察,如果住宿地点安排在市区酒店,显然浪费时间和财力,就近安排一个民宿,成本大大节省,而且更接地气。更何况,有些民宿之前也试着承担过会务功能。此次在《条例》中明确把民宿纳入政府采购,使这种做法合法化起来。”

  但是事物有两面性。“民宿发展势头好,政策法规对它有支持,但我们还有担心的地方。”李伟钢告诉记者,“最怕的就是,看到市场大了,利润高了,民宿们一窝蜂地进来了,尤其是那些大批量的乡村酒店、旅社,它们其实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民宿,进入这个市场后,可能会引起恶性竞争。”他认为,政府应该适时加强引导和提醒,适当控制社会资本进入民宿市场,以免影响其长期发展。

申博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注明:文章均为天赐博彩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tianc.net/ly/6623.html